校长朱瑞庭:把进博会建成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支点
 

基本指标  

 
 
发布时间: 2020-11-16   

 

   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11月5日在上海如期开幕。本届进博会是在世界面临十分严峻的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经济复苏遭遇巨大不稳定和不确定的特殊背景下举办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开幕式上发表的主旨演讲中指出,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中国扩大开放的步伐仍在加快,各国走向开放、走向合作的大势没有改变;中国如期举办这一全球贸易盛会,体现了中国同世界分享市场机遇、推动世界经济复苏的真诚愿望。

   刚刚结束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提出,要“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构建新发展格局。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加快培育完整内需体系,把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起来,以创新驱动、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要畅通国内大循环,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全面促进消费,拓展投资空间。”在这样的背景下,进博会有望成为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支点。

   以世界最大国内消费市场为依托构建国内大循环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造成重创,目前疫情在欧美国家仍然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中国政府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通过艰苦卓绝的努力,最终取得疫情防控阻击战重大战略成果。与此同时,中国政府科学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有效推动生产生活秩序恢复,前三季度经济增速由负转正,供需关系逐步改善,市场活力和动力逐步增强,国民经济延续稳定恢复态势。据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估计,中国将成为今年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唯一保持正增长的国家,经济前景并持续保持向好状态。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在投资、出口和消费这三大增长动力源中,消费已经成为关键“引擎”,内需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稳定器。

   在整个内需当中,消费,特别是居民消费是我国潜力最大的内需,也是我国超大规模市场的直接体现。2010—2018年,我国的最终消费支出提高了6.1个百分点,从全球范围的比较来看,我国的消费比率仍然处于较低的水平,这意味着我国的消费潜力巨大。今年前三季度,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73324亿元,虽然同比下降7.2%,但是三季度增长0.9%,季度增速年内首次转正。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前三季度全国网上零售额80065亿元,同比增长9.7%,增速比上半年加快2.4个百分点。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66477亿元,增长15.3%,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4.3%。可见,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在推动国内经济社会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网络零售日益成为消费市场的稳定器。

   2019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41万亿人民币(折合约6万亿美元),超过美国5.46万亿美元的零售总额,成为世界第一大消费市场。我国拥有14亿人口,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经突破1万美元,是全球最大和最有潜力的消费市场,具有巨大增长空间。目前,我国中等收入群体超过4亿,未来15年可能翻番至8亿。如此超大规模消费市场的形成,得益于自十八大以来,我国在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的改革持续发力,一方面不断强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所产生的供给驱动,以确保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不断得到满足;另一方面通过提高居民收入、改善收入分配、加快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所产生的需求拉动日益强劲。从长远来看,随着我国内需潜力逐渐释放,我国消费需求的内生动力还会不断增强。我国超大规模消费市场优势,既是我国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重要依托和最大源泉,也是我国经济长远发展的立足点。

   以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推动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

   习近平主席在第三届进博会的主旨演讲中明确指出,“我们提出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决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更加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不仅是中国自身发展需要,而且将更好造福各国人民”。习主席并进一步指出,中国将有效发挥自由贸易试验区、自由贸易港引领作用,出台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在数字经济、互联网等领域持续扩大开放,深入开展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改革创新,推动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对于中国而言,通过举办进博会主动扩大进口并不是权宜之计,它不仅可以推动形成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通过流通方式创新,打通国内外生产、流通、消费之间的循环通道,促进国内消费升级,满足人民美好生活的需要,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从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实践中深刻地认识到,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导致落后。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放成为当代中国的鲜明标识,也是贯穿进博会的灵魂。自2018年第一届进博会以来,我国相继推出了一系列对外开放的重大举措,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进博会推动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

   发布新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中国连续4年修订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清单条目压缩幅度逾64.5%。2020年版的负面清单,按照只减不增的原则,进一步缩减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其中全国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由40条减至33条,自贸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由37条减至30条。清单加快了服务业重点领域开放进程,在金融领域取消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寿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继续在自贸试验区进行开放试点,2020年全国自贸试验区新增北京、湖南和安徽,累计达到21个。在全国开放措施基础上,自贸试验区继续先行先试,在教育领域,允许外商独资设立学制类职业教育机构。

   外商投资保护进一步增强。《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于2020年1月1日正式实施。这部法律将推动中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积极促进外商投资,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规范外商投资管理,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

   全力改善营商环境。根据世界银行《全球营商环境报告2020》,中国连续两年成为全球营商环境改善幅度最大的10个经济体之一,在总排名中由上一年的46位大幅提升至31位。中国排名大幅跃升的背后是中国创纪录地对10项营商环境指标中的8项进行了改革。

   中国营商环境的改善极大地促进了中国自身的国际经济、贸易和投资的发展。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数据,自1992年起,中国已连续28年成为吸收外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全球跨国直接投资总量呈现总体下降态势,2016至2018年连续三年下滑,2019年全球FDI总量仅相当于2015年的四分之三,联合国贸发会议预计2020年还将继续下降30-40%。在跨境资本流动大幅收缩的国际背景下,中国吸收外资占全球FDI比重由2015年的6.6%提升至2019年的9.2%,今年有望继续稳中趋升。2020年1-8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6197.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6%,8月当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841.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8.7%。

   总之,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绝对不是把我国超大规模消费市场建成封闭的国内市场,关起门来搞自我循环,而是要通过推动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以超大规模国内市场为主体,积极对接和联通国际市场,促进国内国际要素有序自由流动,国内国际市场深度融合,从而推动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把进博会打造成为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支点

   上海是我国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是我国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和全面深化对外开放的最前沿。上海地处“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交汇点,区位优势明显。以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地区是我国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枢纽。把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成为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推动市场主体“走出去”的桥头堡,是习近平总书记对上海提出的新要求。根据上海自贸试验区临港新片区建设的总体方案,临港新片区将聚焦“前沿产业集群、新型国际贸易、全球航运枢纽、跨境金融服务”的产业定位,“建成具有较强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打造全球高端资源要素配置的核心功能,成为我国深度融入经济全球化的重要载体”。事实上,上海及其长三角地区已经成为世界上开放度高、外向型经济显著、国际商务活跃指数最高的地区之一。

   近年来,上海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为背景,大力推进“五个中心”、三项新的重大任务、强化“四大功能”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建设,对外开放迈上新台阶,高质量发展开启新征程。就进博会而言,上海构建了进博会“6天+365天”常年展示交易平台,使之成为放大进博会溢出带动效应的核心载体,进博会因此成为永不落幕的进口博览会。以2018年上海市首批授牌的30家之一的绿地贸易港为例,该平台吸引了来自64个国家和地区的160家企业和组织入驻,设立39个国家馆,从2018年开业至今,平台累计交易规模已超过500亿元,成功促成50余个大类近5000款进博会同款商品进入国内流通市场。为了放大进博会溢出效应,绿地全球商品贸易港快速在宁波、重庆、郑州等十余个城市落地,全国网络化布局已基本成型,成为联动长三角、服务全国、辐射亚太的进口商品集散地。

   有鉴于此,上海要围绕进博会不仅要年年办下去,而且要“办出水平、办出成效、越办越好”的目标,重新审视自身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的定位,统筹推进“五个中心”、三项新的重大任务,强化“四大功能”建设,以进博会的举办为契机,推动自贸试验区及临港新片区建设与进博会的衔接和联动,进一步放大进博会的溢出带动效应,以打通内外经济循环之间的堵点,提升创新链、产业链、供应链的完整性,使国内市场成为最终需求的主要来源,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从而推动形成国内国际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塑造我国参与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的新优势。